唐道述精益学堂【第一百六十六期】关于“戴明环

发布日期:2017-12-06    作者:唐道述    点击:24次

PDCA循环又称“戴明环”,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先是有着“统计质量控制之父”之称的著名的统计学家沃特·阿曼德·休哈特(Walter A. Shewhart)在当时引入了“计划-执行-检查(Plan-Do-See)”的雏形, 后来有戴明将休哈特的PDS循环进一步完善,发展成为“计划-执行-检查-处理(Plan-Do-Check/Study-Act)”。戴明循环是一个持续改善模型,它包括持续改进与不断学习的四个循环反复的步骤, 即计划(Plan)、执行(Do)、检查(Check/Study)、处理调整(Act/Adjust)。

A是在英文字母表中的第一个字母,而戴明环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所以A也是下一个PDCA循环的起始点。但是A也就是“Act/Adjust”,在一个问题解决循环结束到另一个问题解决循环开始,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如何来思考下一个循环是否能够开始?


A的目标是在C(check)阶段后需要建立一个调整的状态。有时候会用PDSA,S代表“Study”,有研究、深化学习之意。在整个问题解决过程中,我们需要明确:在C或者S阶段检查或研究什么呢?我们得到的结果又是什么,结果是从哪来的?


这种学习或检查后的调整不是来源于理论而是来源于实践的验证。那么基于这些学习判断,我们又需要采取哪些调整行动?如果解决问题的行动(Action)无效,实际的结果不很令人满意,那么下一个PDCA循环需要包含:A、一个可执行的对策;或者B、用另外一个相对更好的对策替代;或者C、假如之前的解决措施还是没有完全解决,需要再继续寻找额外的解决对策。简而言之,就是持续不断的验证Plan的对策,或者想出一个新的Plan。这对于那些具有锲而不舍精神的人来说,这样做是显而易见的。


假如你已经踏上了持续改善漫长旅途,你会发现有一种情况会非常常见:当你认为问题已经被成功解决,但是用PDCA的循环再来一遍,你会十分沮丧地发现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一般而言,我们在进行精益推进时,达成了一个目标,会寻找其他的能够呈现效果的改善提升机会。我们有的时候会称之为最佳实践分享,知识管理或者横向展开,精益术语是“Yokoten”。我们可以说根据我们之前改善学到的知识,我们可以策划一个新的改善计划。但实际上,我们却是没有实行PDCA循环而是直接进行”DDDD”(做做做做)。并且,这种行为慢慢开始被我们广泛接受。我们将之前的PDCA问题解决看成已经被验证是可行的一个项目,开始在其他的环境中进行移植复制,建立指导手册并全面展开。以为当这样做了以后,其他的环境也已经达到要求,只要按着这样Do-Do-Do-Do,就可以很有效地推进了。然而,大多数时间看来,效果比之前预想相差很远。


在完成一个成功的改善循环后,我们需要再来一遍PDCA循环,这次的PDCA是需要我们进行持续的自我学习。这需要我们更深入的去检视我们流程中的缺陷,需要我们不断的继续深入的询问——这就是一种反省。


这些额外的PDCA循环的价值与我们是否不断坚持询问有关。每次进行PDCA循环都会使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我们的过程中发现隐藏的系统性漏洞。因此A不仅仅是“如果你失败了,那就再试一次;成功了就可以横向展开”;不仅仅是“这套解决方案还可以运用到那些其他的地方?”更进一步地说,这是一个让我们更诚实地把握我们如何未能充分理解我们的流程的机会。从而我们可以始终如一地为客户服务,尊重我们的员工和创造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