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道述专家视角【157期】精益变革不成功,是因为心理学没学好?某集团公司人才学院实践分享

发布日期:2018-01-12    作者:唐道述    点击:4次

在推行精益变革过程中,企业领导人过于关注对精益理念和工具的学习和应用,缺乏对精益变革机理和变革心理学的研究和实践,造成精益变革成果倒退、反复甚至夭折。本文是基于唐道述在某集团公司人才学院精益专家系列课程中,精益领导力课程总结而成。


在精益变革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与本能和习惯做斗争,而这些本能和习惯是人类在漫长进化过程中逐步形成而根深蒂固。英国神经科学家约翰.休林斯.杰克逊(John Hughlings Jackson)认为人类是在原有旧脑的基础上形成了新脑系统,而旧脑作为基础更深刻影响我们的日常行为。 换而言之,人的思维和习惯源自于我们的生物性。


通过组织心理学在精益变革中的实践,我们会发现在精益推动过程中,企业人员的思维惯性和固有习惯会让精益推进工作举步维艰。在精益顾问咨询辅导过程中,进步较慢的企业往往在布置的任务完成率表现较低,类似“没时间、试过了行不通”等词汇时有耳闻。下面和大家分享在精益变革过程中常见的四种组织心理现象。


心理现象一:虚假疲劳感让我们总想要放弃


在客户现场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我们5S已经做了好几次了,每次都坚持不了多久,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个推进负责人重新开始推动,久而久之也就放任自流了。


如果你经常跑步,可能会有这样的经历:你已经觉得跑得很累了,再也跑不动了。但是一想到离原定的目标已经不远,咬咬牙坚持一下继续跑下去。不知不觉,你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累,竟然坚持跑到终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答案在于我们的大脑对自身进行了保护。 生理学家将运动中第一次感到的疲劳感称为“虚假疲劳感”。保障生存是大脑的首要任务,只要是对生存有所威胁,大脑就会做出强烈反应。运动过程中第一次感到疲劳往往不是因为肌肉无法继续工作了,而是大脑保护系统起作用了。


大脑为了在生存逃跑中保有足够的体力,就会尽量减少身体能量消耗,往往会让我们选择低能耗的途径去工作或学习。一旦我们要做的事情不是习惯的或熟悉的,那么大脑就会将这类行为归类为高能耗行为,进而限制我们高能耗行为。


会将精益变革工作归类为新事物,在推行的初期往往容易倒退。因为人类在理解新事物的时候,往往需要消耗较大的认知资源,这种不熟悉的感觉会让大脑把这类陌生事物归为让我们“疲劳”的东西,进而启动大脑保护机制,让我们放弃。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们开展精益工作最容易放弃是在导入阶段三年时间,过程中我们会感到种种不适。实际上,这就是大脑过度保护机制起作用,希望我们放弃新的事物,不要消耗太多的能量。这种虚假的疲劳感往往是在大脑承受范围,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工作了,而只是一种情绪和感觉。


这时坚持下去就是成功的关键,在坚持过程中逐步消除虚假疲劳感,进而让自己坚持到底。当我们推行精益变革的过程中,这种虚假疲劳感会成为精益推进工作的障碍,进而造成我们放弃而回到原有的工作方式中。


心理现象二:急功近利导致怀疑和放弃


有时我们采用的方法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可能在付出过程中,不能很快看到想要的结果时,便会选择放弃或改变正确的方法。


大家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在某段时间你非常努力的在学习英语,但成绩并不理想。后来,你将重心放在其他科目上,这时你的英语成绩反而突飞猛进了,感觉好像是松懈能够提高学习成绩。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不是的,因为收益往往存在着滞后性改善带来的效益并不会立刻发生,需要时间的累积才会逐步显现效果。


我们看到的事物是以光速传递到视线中,我们的感觉是以光速传递到大脑中,以至于我们觉得生活中大多数事物被我们感知是同步发生的。这造成我们思维的“短视倾向”—即无法立刻看到成果,就会产生可行性的怀疑。


事实和我们的感官相反,付出往往需要一定时间才会体现出来,这是效益的滞后性,这与我们的思维习惯相悖。所以当我们推行精益不能很快出现我们想要的效果时,我们会倾向于怀疑和放弃。


心理现象三: 停留在舒适区是迈向卓越的温柔杀手


专业足球运动员会被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跑完全场,或被要求用反脚踢球。但足球爱好者则没有教练强迫,他们更倾向于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踢球,他们只是享受踢球的过程而已。


后者就是在自己的舒适区来行事,所以他们的球技进步有限。而专业足球运动员被要求用各种不舒服的方式去踢球,虽然过程挺折磨的,但他们也因此变得更加优秀,进步更大


在推进精益变革中,大多数人不愿意离开舒适区,因为这意味这短期的工作效率的下降,就像足球运动员反脚踢球开始会踢不好一样。用熟悉的方式完成任务,虽然速度可能更快,但不利于个人的成长,不利于其迈向更卓越的水平。

生物在行为过程中非常依赖经验,倾向于选择过的行为和事物。生物学家做过类似的实验,在喂养老鼠时混进新的食物,老鼠会主动剔除新食物,即使很饿,老鼠只会进行非常少量的尝试。这种对新事物的适当警惕对生物的生存有重要意义。


我们的习惯本身也是一种动作记忆和体验,它是我们存储记忆中最为授课和牢固的方式之一。习惯在生活和工作中无数次被大脑验证这一路径的可行性。


心理现象四:习得性无助导致平庸


满怀期冀参加集团公司组织的精益培训,培训老师告诉我们精益会给企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我满怀信心回到企业里开展精益工作后发现,现场管理人员对改善漠不关心,精益工作在基层开展艰难,进步缓慢;时间很快就过去,公司绩效提升也不明显,领导重心也逐渐转移到其他事情上了,参与和关注精益工作越来越少了;感觉三年过去没有大的进步,我也逐渐和其他人一样想法一样,能做的什么程度就尽力去做,接受公司精益工作也就这样了。


这是精益推进领导陷入习得性无助的典型现象,代表企业精益转型工作进入了高原期。 习得性无助源于心理学家赛利格曼在1967年对狗做过的一个经典实验。 开始的时候,赛里格曼将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鸣器响起就对狗施加电击,狗就会到处乱跑。


但是经过多次实验后,狗发现自己的努力是白费的,无论如何都会受到电击。后来,实验人员打开蜂鸣器,在施加电击之前打开笼门,这时狗不是努力逃脱,而是在电击出现之前就直接倒地呻吟和颤抖。


同样,精益工作成效暂时不佳打击精益推进团队,让人产生无助感和麻木感。他们在新一轮尝试开始前就开始“呻吟” – 认为这样行不通。即使有人给予他们机会,他们也不敢再次尝试,于是他们就一直呆在舒适区。


用好组织心理学助推精益变革工作


上述组织心理学现象让精益转型过程中存在众多的暗礁,在精益变革中,如果没有科学的方法指导和足够强大的动力支持,改变现有工作方式和行为模式是非常容易失败的,这也是人的动物性决定的。那么在精益变革中应该如何做才能改变公司固有的工作方式和行为习惯呢?


变革策略一:改善从简单开始


推行精益工作先从简单的事项开始,如浪费识别和目视管理等。从简单开始实际上是减少大脑保护机制的唤醒门槛,当人们适应这种较为缓和的变化时候,就能够为有效且持久的改变奠定基础。


我们手机中常用的滴滴打车软件早期通过各种补贴打车的活动,降低顾客线上打车的门槛,让乘客更愿意改变自己以前的线下打车习惯。等到顾客改变了打车的习惯,滴滴逐步减少补贴的力度。而这时,乘客们也已经基本改变了原有的打车习惯,这时即使没有打车补贴,他们还是会使用线上滴滴打车软件。


同样我们在推行精益变革时,也可以采用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先从简单的工具和方法开始,尽可能降低改变现有工作方式的门槛。要让改变更长久,从简单开始能让我们对新的工作方式产生更好地生理适应,从而避免引发大脑的保护机制。


变革策略二:让进步看到见,改变才能更有效


游戏一族会知道网络游戏都有升级模式,通过非常显眼、可以量化的进度条,让我们知道再升一级需要多少经验值或杀敌数。那么,网络游戏为什么这样设置呢?


这种设定非常符合我们的心理需求 --- 对确定性的追求


人类对不确定性的厌恶是天生的,这也源自我们的动物性。我们的祖先看到草丛在动,他们无法确定这是风吹过引起的还是狮子在移动。这时,我们的祖先会产生强烈的心理应激,来防范可能随时跳出来攻击的狮子。


心理学家特韦尔斯基和卡尼曼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让被试者在以下的问题中进行倾向性选择。


选项 A: 肯定会获得240美元

选项 B: 25%的概率会获得1000美元,75%的概率什么也得不到


虽然以上二项选项在活动奖励的加权值是相同的,都是240美元。但是,实验发现,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进行风险规避,有84%的被试者选择了A项,以追求确定的240美元。


我们可以将这种“游戏模式”迁移到精益推进工作中,例如,通过让工作团队看到精益计划的完成度,从而让团队更有信心坚持,减少推进工作的拖延。


变革策略三:有效重复 – 让新习惯替代旧习惯

在畅销著作《思维导图》一书中阐述行为习惯的养成路径:“ 当你每次产生月光想法时,带有这个想法的神经通路中的生化电磁阻力就会减少一些,就像在丛林里清出一条小路一样。一开始非常费劲,但是随着你经过这条路的次数增加,这条路也会开辟得越来越彻底,你所遇到的阻力也会慢慢变小。到最后,这条小路会变得平坦而宽阔。”


当我们多次长期进行一种行为时,实际上就是在构建新的联结。当这种联结次数足够多时,大脑会慢慢形成一个专门处理这个行为的绿色通道。但后续面临相似的场景时,大脑会对这种行为进行优先选择,并进一步形成自动化反应。


围棋AI机器人Alpha GO通过神经网络程序可以判断让自己获得51%胜率的走法。 同样,我们的大脑在做选择的时候也遵循一定的程序。当我们不断重复一个行为是,会加大这个行为的选择权重,从而在下一次面临选择时,在这个行为上有更多的偏向。


对于没有培训经验的人来讲,他们面对课堂满满的学员时会紧张,这时大脑会释放一种让自己脸红且心跳加快的皮质醇。但对于经验丰富的讲师来讲,他们大脑分泌的皮质醇含量较低。相反,经常授课的人大脑会释放更多的多巴胺,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对这种场景产生了期待,并且享受其过程。


正如张爱玲所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爱上另一个人”。改变现有工作方式的最好方法是用新的工作方式来填补,即在大脑中开辟一条新的行为路径,而这条路径的开拓,需要我们不断地重复。


绝大多数企业领导人缺乏的并不是战胜我们未进化完善的思维和习惯的勇气,而是缺乏有效精益变革的知识和技巧,而这才是企业通过精益转型迈向卓越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