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道述专家视角【220期】精益管理的核心是人吗?

发布日期:2018-06-13    作者:唐道述    点击:1次

  很少有人会反对“精益的核心是人”这个观点,然而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的话,我们就会失去人心。与任何社会技术体系一样,参与人在精益的成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样说会让我们感觉不错,因为作为人而言,这样会让我们感觉到自己很重要。也许我们会说这种说法是为了纠正传统做法,即将提升质量、速度和成本的责任和负担归结于人的身上。然而,精益管理的核心仅仅是关于人的嘛?

  



  在英语的表达里面,“it 's all about”并不意味着“它只是关于”或“它是100%与某物相关。这个短语的意思是,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它是最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说,“Leanis all about people,or is it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人是精益里面最重要的因素嘛?还有其他重要的因素我们需要衡量的嘛?应该说是肯定的,有三大重要因素,人只是其中之一。

  流动,我们生活的宇宙是一个随时间流逝万物变迁的宇宙。时光的流逝不会顾及我们人类。人类生存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无法控制我们与生俱来的财富或基因,而只能控制我们如何打发时间。

  



  精益帮助我们将知识、能源和金钱的资源转化为更高价值的商品、服务和体验。当人们重视我们的产出时,他们会通过交换我们珍视的东西来回报我们。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和交易的价值越多,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越好。在流动中工作可以输出更多的价值,同时减少资源和时间的输入。

  这种“流动”并不与心理学家所描述的浸入式、充满活力和专注的流动状态相混淆。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精益系统中的流动行为并不依赖于人的感知或经验而存在。这是资源在我们的时间维度宇宙中通过能力约束过程所固有的方式。

  批量和排队的作业方式将会阻止流动。精益的许多方面都与识别和减少批量大小有关。批量到处可见,并不仅仅是在制造业,无论何时我们投入时间或资源到任何努力就可以发现批量的存在。

  



  一般来说,较大的批量会增加成本并减慢来自客户的信息流动。许多精益的方法诸如SMED快速换模、TPM、节拍拉动、单元线设计、3P生产准备流程和看板等旨在降低由于批量所造成的处理成本。随着批量大小的下降,速度和质量得到改善,这将导致成本更低。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当加工成本降低而不考虑流动时,质量和速度会受到影响,从而提高总成本。当批量减少时,更快的信息反馈循环使学习和调整的速度更快。这对生产率和库存的长期益处要远远大于从初始批量减少带来的流动速度加快所得的益处。在研究和开发环境中,新产品发布或创业,这可能意味着生与死的区别。

  



  对于那些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来说,Don Reinertsen的一个小时的主题分享批量大小的实践科学值得参考。

  可以说,“精益是关于流动的”。

  在第一部分中,我们提出了“精益是否真的都是关于人”的问题,并且发现精益至少与流动、批量大小的减少以及支持这一功能的各种精益方法。那么另外两个精益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我们又该如何比较它们的重要性呢?

  



  可见性,因为我们谈论的是人类,其最丰富的信息是视觉,我们把异常管理称为可视化或可视化管理,或者是英语精益的方言。这个命名混淆了方法和目标。在视觉上呈现异常,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和管理它们。如果我们想要包含振动传感、声学误差传感和其他自动异常管理方法,那么一个更准确的术语将是“可感知的”。

  无论它们在混乱的批量中是快速的还是平稳的流动,系统都会因外部因素、人为干预而发生变化。如果没有监控系统的能力和了解系统的表现,精益是很难起到作用的。人们发明了很多方法,从5S到小时板、安灯、看板系统、防错、标准作业、纸卡系统、自働化,都是出于监控生产系统能力、了解生产系统表现从而使精益起到作用的目的。

  



  异常管理是一种适用于检测和纠正问题的批量大小减少的形式。我们把事物变得可视化,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偏离标准、设备恶化或其他麻烦迹象的最初迹象,而不是等到问题变得太大而不能忽视的时候。发现异常和问题通常需要人类观察者,但并非总是如此。早在一个世纪以前,人类就已经足够聪明地建立起自动纠错和响应系统,这是最早的jidoka自动织布机机制所证明的。

  受过良好训练的人工智能将越来越多地检测和管理我们系统中的异常。

  我们可以同样地说,“精益是关于可见性的。”

  人性,最后,还有人的因素。这是做这项工作的人,是我们做这项工作的人。当我们说流的目标是用更少的时间将输入转化为更高的价值输出时,这依赖于人类的判断和观点来说明什么具有更高的价值。精益系统没有定义价值,但是人们定义了价值。

  



  让人们参与解决问题、改进和创新的精益方法是基于团队和证据驱动的。精益把重点放在了现场gemba去看基于专家的猜想。精益先使用低成本的创造性方法,然后才把钱花在复杂的现成技术解决方案上。这些东西都能识别出人类的社会特征,大量的人类大脑找到了比少数精英或高度专业的大脑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人类也有学习、教导、记忆和记录事物的能力。让人们参与到他们的工作中,并设法使其变得更容易、更安全、更好、更快,从而使更有能力的人在工作中更加满意。结果是,系统的速度、质量和成本都提高了,我们制定了更好的标准,我们更容易发现异常。

  所有这些都让人们不禁要问 :“ 精益仅仅是关于人的嘛”?

  


  对于精益的成功而言,人的因素真的比流动的因素更为重要吗? 我们可以拥有参与度最高的员工,但除非我们掌握了批量减小的实用科学,否则质量和速度将永远滞后。人的因素真的比问题暴露问题和检测问题更重要吗?即使是高度参与的人员在一个流程中工作,而且他们的批量大小、队列和流程都是非常优化的,除非他们有很好的监控方法,否则就无法防止该系统不可避免的降级。很明显,精益不可能是所有这些东西中的任何一个。精益是一个三脚凳,人是它不可或缺的一条腿。

  

By Jon Miler

  本篇作者Jon Miller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和大野耐一的优秀学生在美国联合技术公司UTC指导改善,实践并推动精益实践二十余年的精益大师,设计和主导如飞利浦等众多全球跨国集团企业精益转型项目。Jon Miller先生能够讲流利的英中日文,他著有新乡奖获奖书籍《创建改善文化》一书,并兼任唐道述精益战略咨询北美董事,也是GembaAcademy学院创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