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道述专家视角【179期】医院死亡率从10%下降到1%!改善的力量(深刻案例)

发布日期:2018-03-14    作者:唐道述    点击:1次

  改善思想已在医疗行业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中国以广东省中医院为代表的先行者已有将近10年的精益实践探索,对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和水平成果卓著。

  改善意指小的、连续的、渐进的改进活动,已成为普遍的管理实践方法。在《罗辑思维》丛书中介绍洗手和新生儿死亡率降低的二个案例令人印象深刻,体现了改善对医学创新中的巨大作用。

  书中谈到美国匹兹堡的一家医院,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大幅降低了病人的细菌感染率,有的细菌品种感染率甚至为零。这么优秀的绩效这家医院是这么做到的呢?  

  实际上这和医院医疗设备的升级、重大理论突破没有任何关系,就是通过日常微小持续改进而获得。新任的院长说:“我们把医院的感染率降低作为首要目标。”大家发现洗手是降低感染率的关键要素,于是就头脑风暴,医生、护士和病人凑在一起就得出了许多改进方案。 这些改进方案每一条都平淡无奇,谈不上什么重大的创新,但是如果一条一条都做到了,它就很管用。”

  比如,有人说缺少高浓度的酒精凝胶的挤液器,没关系,加; 有人说挤液器摆放位置不合理,没关系,调整; 有些护士看见医生不洗手,平时不大好意思提升,现在大家就发扬医德医风互相提醒一下;还有的护士从来不忘记洗手,这样的人成为典范,为大家传经送宝。再比如,把各科室、各场所的洗手的情况,作为考核指标纳入医院的总体管理的标准等。

  这种在工厂中经常采用的改善方法,居然让这家医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把医院的感染率降低到近乎零的程度。

  从洗手这个例子说明,人类医学的很多重大进步和创新,和什么科研大突破、智力大爆炸没有什么关系。一旦追溯到源头,往往只是一些很不起眼的小发现和小改进。 但是,只要持之以恒做到极致,最后拯救的人命也不少,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医学创新。

  有时创新就是这么简单,洗手就是这样一个案例。19世纪初在维也纳总医院的产科病房的死亡率奇高,达到了10%。就是10个人进去,就有一个不能活在出来,这也太吓人了。维也纳妇女宁愿去一些小诊所生孩子,也不去这家大医院。

  产科负责医师塞麦尔维斯觉得很冤枉,病房都是他亲自看管,如此尽心,死亡率却是最高。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把一切流程都标准化了,甚至连接生孩子的动作都跟其他医生保持一致,但是死亡率依然没有降下来。

  塞麦尔维斯死活都找不到原因。有一次,他出门四个月到其他医院去考察学习。他不在医院的四个月里,病房产妇的死亡率居然下降了!原来,问题出在他自己身上。

  塞麦尔维斯反复琢磨,发现有可能是自己的双手问题。当时医院学者往往都要解剖尸体,可能是他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把什么东西带进的病房,导致产妇死亡率高。

  然后,他要求病房的所有助产士在接生之前都有洗手,这一招果然奏效,病房产妇死亡率立刻从10%下降到1%。

  在医学界不仅是上述洗手这样微小改进型创新带来巨大的影响,也有对整个系统进行优化的创新。

  20世纪50年代,纽约的医生发现,为什么经过100多年的折腾,产科病房的新生儿的死亡率一点没有下降。这是医学的耻辱,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后来,这个问题由一位麻醉科女医生阿普加解决了。阿普加医生发现许多新生儿生下后,医生一看新生儿的脸色不对头,好像也没有呼吸了,心跳也不对,就觉得这孩子根本救不活,当死婴处理了。

  可她觉得有时候应该还能救回来,她发明了一项评价标准,叫做阿普加评分表。这评分表简单到什么程度?它就讲五个指标,大概就是心跳、呼吸、肤色、肢体能不能动、会不会啼哭。每个指标如果情况非常良好就是2分,加起来一共10分。

  

  所有的新生儿生下来都进行一次评分,如果低于4分,说明这个孩子不太健康;如果是10分,就是非常健康。5分钟之后,再进行一次评估。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阿普加评分表,居然就把美国新生儿的死亡率给彻底降下来了。

  有了阿普加评分表后,新生儿能不能救得活都有一个指标来衡量,每个医生都会想办法救活那些新生儿,原来不会救得现在也救了。

  阿普加评分表诞生后,在短短的几年内,有几百项针对新生儿的医疗改进开始实施,新生儿死亡率从此降了下来。这个简单的评分表一直沿用至今,对新生儿死亡率下降功不可没,甚至是功劳最大的一项系统改进型创新。

  持续的微小的改进和系统性提升对新生儿死亡率下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改善需要组织持续地做、系统地做、坚持去做,用工匠精神去做,这本身恰恰就是创新。